11选5 > 杭州印刷厂 >


  北洋耆宿朱启钤先生于1930年初于北平成立中国营造学社,并创办《营造学社汇刊》,旨在传承和发扬中国古代建筑文化。在建社之初的前两年(1930-1931),营造学社成员核心为朱启钤、阚铎等旧式文人,他们仅仅注重古代营造文献的整理,却足不出户,不进行实地调查(当然,故宫等京城内的古建,他们还是看的)。

  1931年九一八事变之后,学社台柱阚铎投靠满洲国。学社却因祸得福,迎来了东北大学建筑系教授梁思成(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建筑系毕业)、中央大学建筑系副教授刘敦桢(东京高等工业学校建筑科毕业)。两人出身东西洋建筑名门,尤为重视对古建筑、石窟寺等的实地调查。营造学社汇刊,也从1933年起,风格突变,变成了以现存古建筑实例的调查报告和研究为主的学术刊物(见三卷至七卷)。

  从1932年初到1940年初的整整8年间,梁思成和刘敦桢各自带队(测绘助手有林徽因、邵力工、赵法参、莫宗江、陈明达、刘致平、赵正之、麦俨增、纪玉堂等人),走访了中国15个省、200多个县(梁、刘二人生前都提到经学社调查过的县有200多个,但有文字记录的仅有190多个),实地勘测了2738处古代建筑遗存和石窟造像。很多埋没在荒野中的国宝级古建筑开始走向世界,为世人所知,从此加以保护。像天津蓟县独乐寺观音阁、河北赵县大石桥、山西应县佛宫寺释迦塔、山西大同善化寺和华严寺等(当然也有天津宝坻县广济寺辽代三大士殿这类未能得到保护的遗憾案例)。其中,梁思成和林徽因等人于1937年7月初,在山西五台山发现了当时中国最古老的木结构建筑——建于晚唐的佛光寺东大殿。发现这一珍贵的历史瑰宝,是中国营造学社调查史上最光辉的成就。

  营造学社前期调查(1932-1937),主要以华北地区为主,这是因为河北、山西、山东、河南等省,集中了中国大部分现存的宋辽金元古建筑。同时,也因为营造学社位于北平,调查方便所致。营造学社后期调查(1938-1940),因受战争影响,只能在云南、四川两省开展。

  江南,是营造学社较少涉足的地方。毕竟学社精力有限,且江南地区古建遗存较少,路途遥远,力不能及。因此,1934年梁思成、林徽因先生对浙江各地的调查(见五卷三期《杭州六和塔复原状计划》,未刊稿《浙江杭县闸口白塔及灵隐寺双石塔》),1936年刘敦桢先生对苏州的调查(见六卷三期《苏州古建筑调查记》),确实是营造学社调查史上值得回忆的瞬间。

梁思成、林徽因与杭州的古塔情缘

  1934年10月,梁思成、林徽因及助手刘致平应浙江省建设厅厅长曾养甫的邀请到杭州商讨六和塔重修计划。

  梁思成、林徽因在杭州呆了十天,主要做现场勘探和测绘。六和塔里的每一个斗拱,梁思成都一一量过,再用这个尺寸、用材和《营造法式》对比。最终他得出结论:认为现存七层砖砌塔身的塔身的形制、用材、体例、浮雕图案都符合《营造法式》(北宋官方颁布的一部建筑设计、施工的规范书,作者李诫)里的规制,为南宋原物。

梁思成、林徽因与杭州的古塔情缘

  梁思成根据同时期杭州的古塔(闸口白塔、灵隐寺双石塔)、现存的辽宋木塔(应县木塔等),以及《营造法式》等文献资料对六和塔的原状作了合理的推测,绘制了“六和塔复原状图”,后来就刊在《营造学刊汇刊》五卷三期的《杭州六和塔复原状计划》一文中。复原后的宋代六和塔,木檐层为开放式平坐,层层斗拱承托飞檐挑角,出檐深远,显得秀丽挺拔,匀称和谐。文中还附有详细的六和塔立面图、剖面图、塔内各层平面图以及屋顶平面图。同时,梁思成还在文字部分详细的讲述了他对六和塔考察的成果以及他绘制复原图的相关依据。甚至还专章讲述了如若恢复六和塔原状,具体施工过程以及在施工过程当中所须注意的相关事项,足可见梁思成对于此计划之重视以及其将其付诸实施的满腔热忱。

梁思成、林徽因与杭州的古塔情缘

  只可惜世易时移,曾养甫不久后即调任广东,而随着抗战的爆发,梁思成的热忱也只能随着这些图纸沉寂在箱底。八十年后的今天,清代重建的身宽体胖的外檐木构,早已作为国保文物的一部分,成为六和塔的一大特征。这,或许也是文物保护理念的一种进步吧。

梁思成、林徽因与杭州的古塔情缘

  六和塔工作之余,梁林夫妇及助手刘致平还测绘了闸口白塔及灵隐寺双石塔。此三塔建于吴越国后期,均为仿木结构楼阁式石塔,同时也是当时木塔的忠实模型,因此对五代宋初木结构楼阁式塔(实例无存)的研究,是极可贵的资料。

梁思成、林徽因与杭州的古塔情缘

  此时的梁思成,还没有发现五台山佛光寺,所以闸口白塔逼真的仿木结构造型,令他如痴如醉。他细细观察白塔每一层的小小石梭柱,它呈圆柱形,两头渐渐收紧,中间直径略宽。这种柱子的营造方式,是当时现存建筑上几乎看不见的情景。“这样的建筑实体,跟宋李诫《营造法式》相互印证……甚至日本唐构相比较……得到白塔所体现之五代南方建筑特征及中国建筑古制……”梁思成推崇其为“晚唐五代至宋初南方以至全国此类石塔的经典之作”,是现存的五代吴越末期仿木构塔建筑中最精美、最真实、最典型的一座。

梁思成、林徽因与杭州的古塔情缘

  助手刘致平还测绘了杭州灵隐寺大殿前的双石塔。梁思成发现闸口白塔作风规制几乎与灵隐双塔如出一范,由于灵隐寺双石塔的年代可以明确为960年左右,所以梁思成推测“与双塔比较,白塔属于同时代,是没有疑问的;乃至同出一匠师之手,亦大有可能”。

梁思成、林徽因与杭州的古塔情缘

  梁思成关于闸口白塔和灵隐寺双石塔的调查报告,本欲发表在1937年拟出版的《营造学社古建筑调查报告专刊第一集·塔》中。惜卢沟烽火骤起,该部书稿及相关照片资料,几乎全部损毁在北平的印刷厂(该书内容包括山西应县佛宫寺辽木塔,杭州宋六和塔,闸口及灵隐寺宋石塔,河北涞水县唐先天石塔,定县宋开元寺塔,苏州双塔寺塔,及其他宋辽塔等)。1980年梁思成全集出版时,该调查报告以《浙江杭县闸口白塔及灵隐寺双石塔》之名刊载,已是45年后的事了。

梁思成、林徽因与杭州的古塔情缘

  10月,林徽因、梁思成应浙江建设厅邀请,到杭州商讨六和塔重修计划,之后又去浙南宣平延福寺和金华天宁寺做古建筑考察。

  林徽因早年患有肺疾,本是林黛玉一般的体质,但她婚后仍拖着病体,陪着梁思成跋山涉水,风餐露宿。30岁的林徽因,充实而忙碌,才华横溢,精力过人。冰心1933年发表在《大公报》上的短篇小说《我们太太的客厅》,文中的“我们太太”是一个受男人环绕,爱出风头,工于心计的女人,据说就是讽刺了林徽因。30年代初期的林徽因,在北平的交际圈中确实毁誉参半。但是,林徽因作为一名古建筑学者所体验的艰辛和收获,想必是坐在书斋里的女作家所难以企及的吧。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杭州网(包括杭州日报、都市快报、每日商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杭州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杭州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杭州网(包括杭州日报、都市快报、每日商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杭州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杭州网联系。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10366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05105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3312006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