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选5 > 杭州印刷厂 >


  中新经纬客户端9月10日电(罗焕林)“没问题,风险我都了解,就让我做吧!”杭州欧缇诗菠丹妮贸易有限公司董事长、捷克华商联合会会长韩加卿回忆说,多年前他坚定的拿下了捷克“菠丹妮”护肤品公司的中国代理,虽然他知道要做中国地区的代理可能会面临很多难题。

  2008年圣诞节,在韩加卿开在西湖边的湖中湖音乐餐厅,他与“菠丹妮”总部负责人正式签约,拿下了该公司旗下所有产品在华的代理权。

  2018年,在某个以分享美妆、服饰内容为主的电商APP上,“菠丹妮”成了“去捷克布拉格必买的护肤品”。韩加卿说,他花了十年时间,让一款捷克产品从在华无人问津到“圈内种草必买”。

  1956年,韩加卿出生在浙江杭州。父母都是杭州汽车制造厂(现东风一汽)的职工,工作体面稳定,因此他从小生活相对宽裕,西湖边的落日余晖与十里荷花成了他满满的童年记忆。

  1977年,从杭州第五中学毕业两年后,韩加卿成为了国营单位——杭州人民印刷厂的一名管理干部,那个时候国营单位的工作被认为是“铁饭碗”,他说当时的想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捧着铁饭碗,娶妻生子,从此安稳过一生”。

  然而在改革开放洪流的席卷下,个人的人生规划也不着痕迹地受到影响。看着身边的朋友纷纷下海经商,韩加卿也萌发了“出去闯一闯”的想法。

  1985年的一天,韩加卿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正式找领导谈话,请求单位将自己“除名”——那时候还没有主动辞职的说法。领导同意了,鼓励韩加卿去“折腾出一番事业”。

  下海的第一步,韩加卿选择了开饭店。他拿到了杭州第二张个体餐饮营业执照,开了一家名为“紫竹斋”的杭帮菜馆。“紫竹斋”一炮打响,生意红火,韩加卿很快就积累了不少资金。

  此后的1986年,韩加卿又做起了老本行——印刷业务。凭借对业务的熟悉以及爱折腾的劲头,他开在义乌的浦江红旗印刷胶辊制造厂经营得有声有色,韩加卿很快就成为了当时人们眼中的“万元户”。

  1996年,韩加卿的一位朋友赴捷克经商,两年后,韩加卿收到了这位朋友发来的邀请。在来信中,韩加卿的朋友告诉他“捷克很美,请务必来看看”。尽管当时从上海飞往布拉格的机票很贵,且路途遥远需要转机,但韩加卿没有犹豫就答应了。

  刚到布拉格,韩加卿就被这个城市深深地吸引了——这里有美景和独特的人文风情。于是,韩加卿在布拉格买了栋房子,从此他与捷克这个美丽的国家结下了不解之缘。

  从捷克回国后,韩加卿在杭州的莫干山路开了一家音乐酒吧,他为这个酒吧取名“布拉格之春”。韩加卿将身边许多歌手和舞者朋友招至酒吧,为他们提供展现才华的舞台,而他自己也经常在那里与朋友们K歌。这家酒吧有独特的异国风情、细致入微的服务,在当地一度非常有影响力,韩加卿也因此成为杭州市KTV协会常务会长。

  在经营酒吧的期间,韩加卿还经常飞去捷克度假。2001年在捷克度假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女儿向他推荐了一款名叫“菠丹妮”的手工洁面皂。凭借商人敏锐的直觉,韩加卿很快就认识到这是一个商机——他产生了要当这个品牌中国区总代理的想法。

  起初,捷克“菠丹妮”总部对他的代理请求反应并不积极。因为“菠丹妮”主打中高端市场,提倡“有机护肤”的概念,而在当时的中国市场,这些条件并不成熟。

  但韩加卿并没有因此放弃。他亲自来到产品原料的产地庄园,仔细调研每一种香料的特征和产品的制作工序。经过调研,对于有机植物的种类、培育条件以及对各类皮肤的不同作用,他甚至比庄园里的一些员工还熟悉。

  凭借对产品特征、定位的熟知,韩加卿逐渐收获了“菠丹妮”公司的信任,最终在2008年12月25日完成了代理签约。按照合同规定,韩加卿当时在国内一共开了10家店,其中5家在杭州,另外5家分布于深圳、厦门、昆明等地。

  2018年1月,韩加卿成为了捷克华商联合会的会长。接任会长时,他提出了“蓝海战略计划”——整合资源、共享资源、消化资源。从一月至今,他动员商会的力量接待了国内政要、政府代表团近30次,为中国与捷克之间的交流创造了诸多机会。

  在韩加卿看来,商会未来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他准备实施“商会企业化”计划,将商会组织转变注册为商会股份有限公司,这样可以更加方便地经营项目对接、业务往来、整合及共享资源。“原先力量太过松散,现在一带一路倡议为中捷两国企业带来了大量贸易交流机遇,只有加强商会自身的力量,才能为两国的经贸往来和人才交流发挥更大的作用。”韩加卿说。

  韩加卿还打算利用商会的资源,团结华商的力量,趁着“义新欧”“蓉新欧”班列开通的机遇,发挥捷克作为重要交通枢纽的作用——把欧洲当地生产的牛奶、蔬菜、牛羊肉卖到中国。

  “我的下一个目标,就是要探索商会发展的新路子,为更多人谋福利。”韩加卿说。(中新经纬APP)